红旗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过河卒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章 落网

第一百四十章 落网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没有立刻肯定齐玄素的猜测,却也没有否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的大乘菩萨转世,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佛门的各种机密能够有序传承,道门就不一样了,在玄圣整合道门之前,道门一直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的阵营分为两个,也就是玉虚斗剑的双方,一派以南华道君为尊,一派以杨朱为祖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等阵营分为五个,即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五大道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的阵营就更多了,可以细分十九个甚至更多,如慈航一脉、东华一脉、清微一脉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道门内斗不止,别说互通有无了,那是严防死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玄圣整合道门的过程中,死人是不可避免的,许多秘密就此断绝了传承。还有一些秘密倒是保留了传承,比如巫教方面的,可是当事人也不会合盘托出,那是自家的安身立命之本。还有张家、李家,也是自己知道自家事,外人是万万不会知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很多佛门知晓的秘密,道门未必会知道,或许只有部分道门之人知道,其他道门之人则不知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朝圣队伍中输给了僧人的道士,齐玄素就完全不知道此人是何等人物,也许道门中有人知道,但肯定不包括齐玄素。仔细一想,这也在情理之中,古太平道封印“苍天”的事情便没有流传下来,还是后人探索发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“黄天”和“苍天”的事情上可以看出,道门和儒门早就深入接触过域外天魔,这也不是佛门的独门手段,只是道门后来失传了而已,反而是佛门那边传承有序,没有失传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古太平道能够借助“黄天”对抗“苍天”,可见古太平道在这方面造诣颇高,那么壁画中参加了朝圣的道士很可能就是古太平道出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古太平道致力于中原的造反起义大业,一直冲锋在对抗儒门皇权的第一线,自然成为儒门的重点镇压对象,早早被打得分崩离析,终是彻底消亡,古太平道的“余孽”长生人们也在王恭之乱后被迫流亡海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巧不巧,王恭之乱的整二百年后,一年不多,一年不少,李氏的太宗文皇帝出生了,由此进入大齐李氏王朝的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太平道本质上与道门一样,都是重新整合的。换句话来说,玄圣先整合了太平道,然后在太平道的基础上进一步团结各方势力,整合了道门。所以太平道一直自认为是道门正统,如果要搞嫡庶那一套,那太平道就是嫡子。正一道和全真道虽然不承认,但也不好直接反对,认真掰扯起来,说不定还真要把这件事坐实了,除非否定玄圣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太平道与古太平道基本上是两码事,不好一概而论了,自然也没有继承古太平道的诸多秘密和独特技艺。

        慈航一脉算是传承比较久远的,可以追溯到大齐李氏王朝之前,也经历过古太平道最后的荣光,同时也算是传承有序,毕竟从建立到现在,都是由女子主导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慈航真人在思索许久之后说道:“关于这件事,的确存在这个可能,不过就算这两家真正联合了,影响也不是很大。经过上次的西域战事,萨满教已经被打残了,短时间内无力再战。就算朝圣萨满的后人夺取了萨满教的最高权力,下面不支持,实力不允许,仍要一意孤行,那就只能下台,这是权力运行的基本逻辑。不过,我倒是联想到了一些其他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不由问道:“什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深深地看了齐玄素一眼:“你出任西域道府的掌府真人,应该知道在大雪山行宫下方有一块养尸地,自然也应该知道那位最出名的萨满教巫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道:“知道,这位巫王曾经以金帐大汗为材料,加上十余万奴隶的性命,炼制了‘长生石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道:“萨满教炼制‘长生石’的法门是从上古巫教那里传承下来的。现在我们已经确认一件事,儒门和道门早就知道域外天魔的存在,毕竟儒门的王巨君是因为‘苍天’而死,道门又驱使‘黄天’击败了‘苍天’,这就对应了朝圣队伍中的儒生和道士,至于西洋人的教士,圣廷作为西方之主,知晓这个也不稀奇,那么朝圣队伍中的萨满是从哪里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一怔:“真人的意思是……上古巫教?”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道:“从朝圣队伍自相残杀的结果来看,不太可能是互相告知的,朝圣之人都想独享,不会轻易把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。那么就有两种可能,一种可能是佛门僧人故意拉了萨满做帮手,不过也有些说不通,其他人难道想不到找个帮手吗?可他们还是孤身一人前来,可见这次朝圣之行存在某种前置条件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加,很可能需要某种资格。所以我更倾向于另外一种可能,萨满是从巫教那里传承了这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表示认可:“相较于三教和圣廷,萨满教的影响力的确是有所不如,可如果换成是曾经的巫教,那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接着说道:“道门与巫教之间也存在某种关系,时至今日,仍旧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听到这里就明白慈航真人的言外之意了:“既然萨满教知道,那么地师会不会也知道?没道理巫教旁支都知道的事情,反而巫教正统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叹了一声:“这么多年了,历代地师提起过这件事吗?别人不问,她们就不说,谁知道她们到底打了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已经有些露骨直白了,若在平时,慈航真人是万万不会落这种话柄。此时这样说了,可见慈航真人没把齐玄素当外人。当然,慈航真人也是看准了才这么说的,她知道齐玄素和地师存在矛盾,齐玄素是绝对认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地师的阴霾始终笼罩在齐玄素的头顶,这是一个齐玄素无法回避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这一刻想了很多,包括姚月燕的画卷,姚祖留下“长生石之心”的谋划等等,似乎是一个很大的局,可他又没有头绪,最后还是转开了话题:“我们还是先把赵教吾的问题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也就是点了一下,毕竟齐玄素不是要托庇于羽翼之下的孩子,已经成家立业之人,自有主张,便是长辈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慈航真人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殷跟在旁边,听两人在这里罗里吧嗦分析了一大通,什么天魔,什么僧人,什么萨满,早就听得昏昏欲睡,打了不止一个哈欠,此时听到“走吧”二字,立刻一个激灵,又精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过供奉着倒坐独眼石佛的前殿,就进入了后殿,此地风格还是以佛寺为主,不过又融入了许多萨满教的风格。两者结合之后,不知为何,总是透出一股诡异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教吾就在这里,他倒是没有逃跑,毕竟慈航真人亲自出马,在没有萧菩萨相助的情况下,逃跑也是枉然,顷刻间就会被抓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和齐玄素也是因为赵教吾的“识趣”,才在外面耽搁了一段时间。如果赵教吾选择逃跑,那么慈航真人就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赵教吾听不到外面两人谈话的具体内容,慈航真人有意隔绝了声音,毕竟涉及地师。对于赵教吾而言,这段时间自然相当煎熬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教吾见两人进来,也许是情绪起伏最为激烈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,大体上还是保持了平静:“竟然是堂堂慈航真人亲临,我也不算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慈航真人双手笼藏在大袖之中,缓缓开口道:“赵教吾,你也是道门正统出身,不是陈书华可比,本可以走得更远,可你却辜负道门信任,忠诚失节,背叛道门,严重破坏西域的稳定局势,给道门造成重大损失,事到如今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教吾道:“我已落天网,自然是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开口道:“你必须有话说,你要老实交代自己的背叛经过,西域道府中是否还有你的同党,以及其他有关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教吾道:“我做了多年的次席副府主,掌管律法,我当然知道我的罪有多大。我的罪,比天还要大,什么功劳都抵偿不了,谁也救不了我。就算我老实配合,道门会留我一命吗?左右都是个死,又何必多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:“道门不兴株连,如果这件事只是你一人所为,那么道门不会为难你的家人。可如果你执迷不悟,拒不配合,拒不交代,那么道门就要按照程序对你的家人展开调查,以确保他们没有参与其中。若是他们也参与其中,背叛道门,那就要依法进行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教吾笑了一声:“家人……我的儿子都死了,哪里还有什么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玄素道:“家人也不仅仅是儿子,你的道侣,还有父母弟子,他们可都是有公职在身的,虽然出了这种事情,以后肯定是提拔无望了,甚至要被边缘化,但能否保住道士身份,关键还在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教吾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道门的株连,性命上不株连,政治上要株连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