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旗小说网 - 历史小说 - 大明:我是万历他爹在线阅读 - 276 郑洛(2)

276 郑洛(2)

        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官厚禄和世家大族哪一个更有势力?恐怕是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前者一旦官身不在,势力就会转移,甚至消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个价脚底来说,我们不是选择者,而是被选择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世家大族就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在后世,家族的力量依然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作为豪门大户,生意遍布全国,消息自然更灵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洛从不依靠岳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认识李氏之时,他就已经是御史了,不存在依靠岳家才发达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李家带来的很多消息,确实也帮了他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说,最近山东的大明报社增加了很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,咱家在那边生意最多,对自然局势敏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我觉得,大明摆设增加似乎也不是什么敏感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年不是到处都在修报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洛托着下巴,思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官员,他对报纸这种舆论工具自然更敏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因为战事吧!”,他对李氏说道,“最近民间的谣言也不少,关于戚继光关于西征军!很多人说皇帝劳民伤财,哈密不收也罢,白白耗费国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山东乃孔孟之乡,那边的街谈巷议也很重要的!几乎能左右四分之一的朝廷官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是四分之一?”,李氏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朝廷势力啊!由最大的,最富的四个省组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北方是山东和北直隶,南方是江西和南直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的士绅力量最强,出来的官员最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这位皇帝啊,对这几个省颇为关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直隶和江西在施行新政,之前被海瑞查了一大波贪官,南京勋贵又拉到北京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北直隶这四年处着的官员也不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就一个山东…皇帝对它还没有动作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郑洛瞳孔一下子放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时间段绝不是巧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要对山东动手了!以我为利刃!”

        郑洛是进士出身,那智商绝不仅仅是聪明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的级别,郑洛能接触的信息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消息也就比事情本身早几日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是什么事呢?摊丁入亩?火耗归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这两个新政都暂在试行,还没有推广全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便是要推广,也应该从北直隶开始啊!毕竟直接归朝廷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是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氏柔软的白手摸了摸他的脸,这才把他的思绪拉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瑾乔!我到北京之后,会给家里写信,到时候就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还是要告诉你,做好随时去你娘家的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…我是说如果,出了什么事,你带着孩子们,娘和静琬(赵氏)他们,回家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,郑洛也就能和李氏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赵氏,郑母,郑洛还没说完就号啕大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氏思考了一会,表情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不会是你的后顾之忧,不会是你的软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不会拖你的后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李家,别的地方不敢说,在太原,还没人敢欺负我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左右参议是一省之长布政使之下的三把手,正四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西布政司衙门在省会太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家早在洪武朝就是太原望族,势力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们一家子不离开太原,没人能把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~~

        五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个幽闭的角落,朱载坮与朱谊濕的身影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格外孤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呼吸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回荡,每一次吸入都是小心翼翼,每一次呼出都是压抑不顺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的时间,对于他们来说,犹如三秋之久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考验着他们的意志和耐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密道内弥漫着潮湿的霉味,墙壁上的青苔仿佛在诉说着这里的岁月流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衣物早已被湿气浸透,紧贴在皮肤上,带来阵阵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饥饿如同一头潜伏在暗处的猛兽,时不时地袭击他们的胃腹,让他们感到一阵阵的绞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干粮虽能暂时缓解饥饿,但在这样的环境下,即便是平日里最简单的食物,也变得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晚的寒冷更是无情,它像一把锋利的刀刃,切割着他们的肌肤,侵蚀着他们的骨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紧紧靠在一起,试图在这冰冷的世界中找到一丝温暖,但寒风依旧从四面八方袭来,无情地剥夺着他们的体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牙齿因寒冷而不自觉地打颤,身体也因长时间的蜷缩而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不见天日的三天里,他们的精神状态也受到了极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惧和不安如同幽灵一般,时常在他们的心头游走。他们不知道何时能够重见天日,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安全离开这个地方。但即便如此,他们依然相互鼓励,用坚定的眼神交流着对眼前的困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奶奶的,大军怎么还不到呢?”,朱谊濕埋怨道,“都怪你!好端端的逞什么英雄呢?你看这三天,老子我脑袋都快成鸟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对!我求着你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还真是求着我来的,只不过嘴里逞强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下垫着几个炸药包,铺在身下当被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军行军当然会慢,这不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们藏的很好,不会被发现的!我倒是担心戚继光派人追我们,闹出动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谊濕吃了口干粮,扯着嗓子艰难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这么潮湿,为什么干粮却越来越干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!”,朱载坮翻了个身,揉了揉麻了的大腿,“不知道,这里甚是奇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潮湿吧,出去了就很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干吧,里面都是水系,空气都透着湿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们用体温保持着炸药包的干燥。

        炸药包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奇怪!”,朱载坮突然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说这密道出口隐蔽,但哈密城的人那么多,来回商队密集,难道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出口处传来了几个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